位置导航:首页 >> 造血干细胞捐献 >> 正文

五天,“小女孩”长大了

——记浙江省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余悦琴

时间:2021-02-02

1月12日,浙江省中医院的病房里,47岁的李阿姨电话响个不停。“不好意思哦,这两天我女儿有点事情在医院里,我走不开,工作的事情实在麻烦你们了。”

李阿姨是钱塘新区一家企业员工,平时工作比较忙。自从四年前女儿余悦琴到长沙读大学,紧接着又是毕业上班,母女俩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长时间待在一起。

3个月前,余悦琴接到长沙红十字会的一个电话,她的造血干细胞与一名血液病患者初步配型成功。余悦琴成了那名患者活下去的“百万分之一”可能,她下定决心要捐。李阿姨想,自己做妈妈的再担心、不舍,也要支持女儿。

成为“百万分之一”

1998年出生的余悦琴出落得很漂亮,去年夏天刚刚大学毕业,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工作。

去年10月,一个寻常的工作日下午,余悦琴在忙碌中接到长沙红十字会的电话:“你好,这里是长沙市红十字会,您的造血干细胞与一名血液病患者初步配型成功,请问您现在还生活在长沙吗?”

余悦琴下意识以为是诈骗电话,匆匆回了句自己已经在浙江生活,挂了电话。不过,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两年前,在长沙上大学时加入中华骨髓库的画面随着这通电话清晰起来。“时间过去两年多了,我都快忘记这回事了。很意外,但转念一想,仅仅两年就初配成功,对患者对我都是一种幸运。”余悦琴说。

11月,余悦琴的初配信息转到杭州市西湖区红十字会。余悦琴很快向工作人员表达了自己的决心:我愿意。接着,她顺利通过高分辨配型和体检环节。

半个月增肥近10斤

确定自己要进行高分辨配型后,余悦琴向家人科普:“造干捐献是一个安全并且对自身没有伤害的事情,还能救人。”

妈妈问她:“捐献这个东西是不是就像两块地上的韭菜?患者那边有问题了,就需要你割点给别人,然后你们俩又慢慢都长出来了。”余悦琴被妈妈逗笑了,这就是同意的意思了。

年底是余悦琴所在单位最忙的时候,每天忙着办会议,多的时候一天六七场。这让余悦琴有些犯难:办公室正缺人手,自己刚刚工作半年,因为捐献要请15天假,会不会有点过分?

她向分管主任提起,主任的回复让她彻底安了心:“你不要担心。这是年轻人的社会责任,也是我们会堂的正能量。我给你批假,你放心去。”

生活里的余悦琴很爱美,得知捐献要达到符合的体重标准后,体重96斤的她开始了“疯狂增肥”——饭量长了,宵夜多了,半个月里,她的体重涨了近10斤。

5天打14针,她一下子长大了

从1月8日入院到12日上午采集,余悦琴打了9针动员剂,以促进干细胞到达外周血,“腰酸胀酸胀的,但能忍受”,她轻描淡写地带过了这个过程。实际上,前一天晚上她难受得一宿没睡好,第二天一早7点又到病房了。长达7小时的采集,李阿姨一直陪在女儿身边,那个在她眼里连拔牙都要哄的小女孩好像一下子长大了。

“检查、采集,5天打了14针,她一点都没和我说过疼。其实我看她前一天这么晚没睡着,我也一夜没合眼。”李阿姨却一刻也坐不下来,一会儿给女儿剥水果,一会儿喂点水,一会又给她按摩按摩手掌。

余悦琴看出妈妈的担心,她轻声跟妈妈聊着单位里的事、以前的事,已然是个成熟的大姑娘。她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道:“2020年是很不寻常的一年,疫情之后,我觉得没什么比一个人健康活着更重要。茫茫人海中,我只是短暂的付出就可以让一个人健康地活下去,让一个家庭回归安宁,让他们继续做父母的儿女、孩子的父母、朋友的朋友,工作的搭档,我愿意,去做呀!”

1月12日下午4点,240毫升的造干混悬液从小余血液中分离出来,像一颗蓄满蓬勃生命力的种子,被护送员小心翼翼地放进保温盒,开始一次新的接力。

700公里之外,一个血液病患者正在病床上满怀希望地等待新生。

钟玮  何佳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