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国红十字会!
当前版面:A2
下一版:A1 上一版:A3

一个老山友的“另类”精彩

——记珠海市红十字野外救援中队队长梁海峰

打印本页 2018/11/13 9:39:34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  记者   贺晔

初见梁海峰,是在珠海市红十字会的办公室。一身利落的夏季登山服,劲瘦的身材,黑黝黝的面容,显示着这个男人与山的缘分。

自2014年至今,梁海峰担任珠海市红十字专业应急救援服务大队野外救援中队队长,在凤凰山、加林山、界冲水库等地实施救援20余次、被救人员超过60人,参与救援的志愿者达80人次。他还电话指挥救援23次,解救被困人员54人;参与过时间最长的一次搜救持续了7天。

不一般的志愿者

梁海峰不善言辞,但谈起自己热爱的登山运动和救援队,他却滔滔不绝。

相对于“驴友”这个词,梁海峰更愿意称呼自己和同伴为“山友”。在他心目中,登山不是玩耍,不是兴之所至,偶尔为之,不是值得炫耀的谈资,而是一项需要严肃态度、严谨准备、谨慎行事的运动。他的目标不是“征服”,而是“与山为友”,获得内心满足与平衡,只因“山上风景好”。

2003年,梁海峰成为一名“山友”,开始探索崇山峻岭、沙滩海岛。2004年,他担任珠海市登山探险协会活动版版主,义务带领大批山友感受山野的乐趣,并开始参与珠海山野的搜救任务,被誉为珠海“山脉活地图”。

如果说登山是因为兴趣,那么救援就是一种责任。

2009年,机缘巧合下,梁海峰认识了珠海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史筱华,成了一名红十字志愿者。拥有中国登山协会全国初级山地救援技术证书,凭借对珠海大小山峰的熟悉和丰富的户外搜救工作经验,梁海峰加入了刚刚成立的珠海市红十字专业应急救援服务大队野外救援中队(以下简称救援队),并从2014年起担任队长。

让梁海峰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救援发生在2017年夏天,在横琴。“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包,平时都不被登山者放在眼中的那种,结果就出事了,遇险的还是‘老山友’,一个领队。”说起这件事,梁海峰十分唏嘘:“他带了一队人去户外远足,临近中午时想走捷径回营地为队员准备午饭,结果失联。当晚,各类救援力量出动了好几百人参与救援,包括武警、消防人员,我们救援队也参与了。”

一夜过去,因天黑林密,救援行动没有任何进展。天亮之后,救援人员再次出动,由经验丰富的梁海峰带领两名队员开路,终于在临近山脊的地方发现线索,那是属于失联人员的一把车钥匙。“顺着线索一路找过去,我们发现他当时可能意识不清,一路走一路扔东西,把随身物品全扔完了。最后找到他时,已经没救了,他死于重度中暑引起的热射病”。

2016年也发生过一起“老山友”独自登山失联的事。救援队联合警方和其他多支救援力量在山上找了一个多星期,展开拉网式搜救,一直没有结果。“最后,”梁海峰停顿了一下,简短地说:“我们用鼻子找到了他。”他描述发现失联人员的地方,“他从山上滑落,就倒在路边高出十来米的一个岩坎上,被草丛遮住了,我们曾在那条路上往返了很多次,都没有发现他。”

梁海峰总结:“上得山多了,总会遇到危险。就算有丰富的登山经验,有时也不可避免遇到意外情况。要确保安全,必须要有更多专业的知识。‘山友’要专业,救援人员更要专业,知道什么是危险,怎么应对,如何规范救援。”

直至今天,早已拥有多个救援证书的梁海峰还在雷打不动的参与每周四举行的例行救援训练以及每月一次户外实地训练的习惯:“一个技能的掌握并不难,但隔段时间不练就会手生。遇到紧急情况时,万一动作做不出来或变形了,不仅会为救援行动带来麻烦,还会为自己带来危险。”他这样要求自己,也这样要求队员。

“要想成为救援队的一员,首要条件是成为红十字志愿者,参加救护培训,拿到救护员证。”梁海峰介绍,有志于为救援队服务的预备队员要经历一年考察期,期间定期参加救援技能训练,至少5项技能考核合格,才能成为正式队员,“若队员实在有事情,一段时间内无法参与训练,必须要请假。活到老学到老,练好技能才能上一线”。

不一样的人生

目前,救援队共有正式队员20余人,预备队员10人左右。他们从事的工作各不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点——为救援任务贡献时间、精力,甚至不菲的金钱的信念和决心,“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加入救援队,队员们登山的装备、培训的费用,基本需要自理——“一条50米左右的专业登山绳,价格突破千元;一个小小的下降器,好一点的也要大几千”,这是一个贴时间又贴钱的苦活儿。

梁海峰每年在装备方面的开销最少要花1万元左右,他却并不以为苦:“大家都说,‘救援圈一入深似海’。但是登山本就是我的兴趣,加入救援队既能满足我的兴趣爱好,又能兼顾救人助人,何乐而不为?”

也有觉得苦的时候,那是难过的心理关。去年11月,救援队接到求助,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一名傅姓教师的老父亲清晨上学校后山锻炼身体,一去不回。

“救援队出动6、7名队员,好几辆车,和警方以及其他救援人员一起坚持了几天几夜,把学校后山翻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老人。”之后,大部分搜救人员撤离,梁海峰却耿耿于怀,脑海里一直徘徊着老人的家人在山上一遍遍呼唤的声音和身影。之后将近一个月时间,他一有空就带齐装备上山看看,寄望于渺茫的运气:“有好几次,我甚至闻到了若有若无的腐烂气味,可就是找不到他。”

一个月零两天之后,老人终于被找到了,已去世多时。他没有偏离平常上山的道路很远,那处路上横着一棵被不久前的台风“天鸽”吹倒的大树。“我们后来推测,树太大,老人跨不过去,可能是想从边上绕过去,却不小心滑进密林,倒地不起。”

这样的场景并非特例,山中有很多危险是致命的。“目睹惨状之后的心理障碍需要每个队员自己去逐渐克服,这是一个磨炼心灵、坚定信念的成长过程,我也不例外。”

在“救援队队长”这个身份之外,梁海峰是一家物业管理公司的职员。“时间自由,单位就在珠海市红十字会隔壁,基本上可以随叫随到。”他笑言,累计花费在救援队事务和行动上的时间已“不可计量”,“都没有时间结婚生子”。

年过四旬的梁海峰没有成家,但有一个相处了十余年的女友,她也是一位参与志愿服务多年的红十字志愿者。二人都是“不婚族”,预备要做“丁克”,这让他们成为常人眼中的“另类”。梁海峰自己却很享受这样的生活:“每个人有不同的想法和选择,各有各的精彩。我们就是选择了不一样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