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国红十字会!
当前版面:A4
下一版: 上一版:A3

海上贫民窟“飘”起一座学校

用256个塑料桶建成,占水220平米,可容纳100个孩子

打印本页 2019/1/29 9:19:10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雨季被水淹没的中国城市,往往会流传起各种段子:划着独木舟上学、游泳上班、地铁站变成船……而在非洲尼日利亚的拉各斯城,这样的情景却是生活在贫民窟人们的无奈。这里,也被称为“非洲威尼斯”。

拉各斯是非洲最大的现代化城市之一,汇聚着2000万以上的人口,岛上高楼林立,各种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宽阔的公路上跑着各种汽车,绿化齐备,怎么看都是经济发达的城市。然而绕过车水马龙的交通地带,来到海边,不远的地方就是贫民窟马可可——没有土地、没有自来水、没有电力供给。

记者Seyward Darby在文章《Things Fall Apart》写道:

“记者,摄影师和都市主义者以探险家的热情来到贫民窟。这个地方有一种混乱的神秘感:它既有启发性又令人沮丧,有趣且令人震惊。徘徊在头顶上的永久性烟雾和灰尘混合在一起,给马可可带来了迷人的光芒。服装的鲜明颜色和丰富图案在照片里对比突出,泻湖的黑暗色调更是增强了视觉效果。”

10多万居民无法在日益紧缺的城市空间里占一席之地,只能挤在海上狭窄的棚屋里生活。而官方将此视为犯法,试图驱逐,甚至在地图上将这些地区标为无人区。

成千上百万前来城市寻找机会的人,却不得不违法蜗居在水上的棚屋里。

不过,这都被一个尼日利亚的建筑师打破了。

最大的海上贫民窟:

房子被强拆,学校常被淹没

建筑,是马可可社区遇到的最大问题。这里是无可奈何的人们最后生存的场所,而政府却驱逐他们,甚至不惜用电锯强拆。理由是“在没有权力的情况下在海滨占据和开发棚屋和不卫生的建筑物”,这“构成环境滋扰,安全风险,阻碍经济等,也就是说,影响市容,环境也不安全。

70年代出生的建筑师Kunlé Adeyemi,出身建筑世家,他先后在拉各斯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取得建筑学位,早早就开始和朋友研究:在现代城市中,人与建筑之间应该是怎样的关系。

此前,他曾在知名的OMA大都会建筑事务所工作10年,领导了深圳证券交易所、首尔国立大学博物馆等著名建筑的设计;随后,他建起自己的NLé工作室,探索快速发展的城市需要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发展中国家。NLé在当地语中是“at home”的意思,他立志要用建筑改变家乡,改变尼日利亚。

多年来,他经常关注着拉各斯城的种种问题,想为此做点什么,在马可可这样不得安生的地方,如果连学校都没有,孩子们更难以有未来。然而情况却是:2012年,马可可贫民窟学校还建在浅浅的填海土地上,属于当地的一个慈善项目。但它经常被水淹没,资助者也没有为教师的工资和厕所分配资金。

“这个项目在实际和社交方面都失败了,“当地的建筑师Etomi在学校任教过,他在报告中指出,“不受支持的资本投资只会增加资源不足的社区/政府的管理负担,最终浪费资本投资。”曾经参演《白日梦想家》的名演员Ben Stiller也来过这个贫民窟,深感痛心,帮助让学校有更大空间。

Etomi开始着手设计新建筑,而Kunlé Adeyemi也刚好带着8人设计小组来到了拉各斯。他的最初的想法是:两层的开放式结构,一层做游乐场,一层作为教室。高脚棚屋能防水,却不能移动,也不够坚固,空间、采亮、耗材等方面也存在诸多问题。到了第三版设计稿,他想让这个学校能够漂浮起来,这样就不会被水淹没。

建筑师的脑洞:

用256个废弃塑料桶建学校

设计师们深知,建筑要从当地的材料和现有工艺着手。他们很快决定,用当地废弃的塑料桶和木材厂的木板,与马可可的建筑商联手,一起重建海上学校。

底部由16个具有强浮力的模块支撑,每个模块包括16个空塑料桶和对应的木板,不需要复杂设备,直接从当地招募工人就可以完成。

按照设想,学校分为三层结构:最低一层的空间是最大的,可以作为下课玩耍的区域,也可以种植植物;第二层可以容纳四个教室,第三层可以放一个工作室。顶部屋顶有太阳能电池板,可以为学校提供电力。这样建成的新学校,不仅通风效果要好很多,结构也更为坚固。

开始,当地人心里都不觉得这个学校能成功。一个漂浮的学校,有点超出他们的想象。这里的工程热火朝天,有工人,也有人专门过来围观。一年多之后,学校建成了。它可以容纳100个孩子。平时,大家可以划着船上学。教室是敞亮的,比之前的要好很多。黑板各种设施也有了,不用担心空间不足。一个小“操场”,学生和居民们都可以在这里自由活动。

晚上会闪闪发光的学校,让海上不再只有黑暗。220平米的学校占水也不大,底座是10米×10米,比三室一厅的房源占地更小,还可以在水上移动。

漂浮的学校、社区:

未来应该是什么样的

按照设计师的设想,这种房子可以在社区复制开来,让马可可变得更为温馨。他们计划和联合国合作,让海上变得真正可以让人居住。


▲ 设计师构想中改造完的水上社区

这个项目获得了AR+D新锐建筑奖、2014年伦敦设计博物馆年度设计提名等奖项,意大利、美国等各方媒体纷纷慕名而来,这里一下子变得闻名;它上了“纽约时报”和“卫报”等知名媒体的头条栏目,还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半岛电视台播送出来。

国际建筑杂志The Architectural Review 也称赞这个项目“利用建筑的变革潜力来解决极端社会背景的决心和独创性”。更重要的是,虽然现在它“主要作为一所学校服务”,但其设计“可扩展并适用于其他用途,例如保健中心,市场或住房”。全世界的人都把眼光投到了这里。本想强制驱离贫民窟的政府,变得无可奈何,但还是没有承认学校的合法性。

世界对此赞誉有加,政府也没有来拆除,但还是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学校开始在浸泡中慢慢变得陈旧,光泽和坚固程度大不如前。

雨季到来时,学校不得不让孩子们撤离,以免发生危险。在一场飓风中,已经空无一人的学校轰然倒塌,水面上只剩下一堆碎片。但大家没有气馁,设计师Kunlé Adeyemi在采访中也表示,这是第一个漂浮模型,他们已经着手建造第二个更大的模型,容纳的人更多,材料也更坚固。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城市与人的和谐,他还在世界各地展示出这所学校的修改版:在成都,“MFS IIIx3岷江漂浮系统”,在2018年年底完成建造。材料是木材与四川当地盛产的竹子,现在是锦城绿道上新的景观。

但是,如今马可可的新学校迟迟没有建完,可能是当地政府禁令,可能是项目经费上的问题。

有人开始质疑项目是否真的为了解决海上贫民的建筑问题,或者是设计师沽名钓誉的手段。但不管事实如何,这种漂浮的学校模式都为当地的人们带来了新的希望,提供了一种可供参考的海上社区改造创意。它的意义是毋庸置疑的。